1)1、第 1 章_妄与她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第1章

  年关将至。

  破天荒的,北城下了场连绵的雨。

  细密的雨丝将长街高楼蒸得雾气蔚然。隔着玻璃窗,街上人影物景被笼成了画儿,朦朦胧胧得像走马灯,一帧帧晃过去,看不清晰。

  “哎,就这儿!师傅您快停车!”

  “吱——”

  刹车猝然拉停了“走马灯”。

  林青鸦意外,从车窗外落回视线,望向前排。

  “小姑娘,你到底有谱没谱,一路上给我叫停多少回了?我这是出租车又不是公交车!”

  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……”

  副驾驶座里,白思思一边连声跟司机道歉,一边把脑袋凑到车窗上。顺着车窗往外巴望了会儿,白思思信誓旦旦转回来:“这回准没错了,就这儿!”

  话是朝后排的林青鸦说的。

  林青鸦点点头,眉目淡得像青山远黛,虽然不笑,声音却轻得温和:“付钱吧,思思,多一倍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白思思应了,乖乖掏钱。

  司机没出口的抱怨咽了回去,讪讪地笑:“这,其实也不用……”

  “我们初来北城,不熟悉去处,劳烦您了。”

  “不、不麻烦,不麻烦。”

  加了一倍的钱被副驾驶座的小姑娘递过来,司机下意识接了。人下了车,那清清和和的声线也绝了,但又好似还婉转动人地绕在车厢内耳腔里,像滚烫的雪,抚慰得他每一个毛孔都熨帖。

  雨丝被一阵风挟裹,猛扑进窗。

  凉意浸上来,司机自失神里一栗,蓦地醒回来。他忙抬头,隔着车窗望向街里。

  停车的地方对着条胡同,一柄白底山水画的伞撑在雨中的青檐下,伞面湿透,像淌着淋漓欲滴的墨汁。

  伞下背影蓄一袭鸦羽长发,被月白色手绢束起,就那么垂着。

  孤影成画。

  直看到人影远去了,司机莫名有点怅然若失。他视线在雨幕里游弋几圈,终于看见胡同口,青瓦檐下的红砖墙上还钉着块木牌。

  从掉漆程度来看有些年份了,拿瘦金体写着几个字。

  “芳,”司机艰难地辨识着,“芳景……昆剧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这地方好难找啊,地图上都没标注,进个胡同还这么七拐八绕,偏僻得要命,哪像开剧团的喔?”

  白思思背着只挎包,对着眼前的双开黑漆木门吐槽。

  山水画伞停在白思思身侧,伞下的人没说话。

  白思思偷偷歪过头,从她的角度看过去,只见得到那截艳过雪色的下颌微微仰起,想在认真看面前的院落。

  白思思见有戏,抓紧机会进言:“角儿,怎么说您也是拿过梅兰奖的人物,就算销声匿迹几年,回来也犯不着来这么个小破剧团作践自己吧?”

  “这里,”林青鸦想了想,“挺安静的。”

  “可不安静吗?再安静点都能当坟地使了。您看看这门,古董似的,劈下来都能当柴火,里面估计更不用说,我看您还是考

  请收藏:https://m.17sb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